梧州纪检监察网
 中共梧州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梧州市监察委员会 主办                  [收藏本站] 

我的局长爷爷

日期:2018-01-15 来源:梧纪宣 作者:黄维盈

我从小在西江河畔的一座县城长大。钟灵毓秀的家乡,尊儒重文,出过1名状元,22名进士和233名举人。每次遥望故乡的山水,心底都会泛起一缕淡淡的传统文化的涟漪,为生在这一方热土而自豪。

爷爷的老家叫潭东,是个人口过万的大村。大村却没出过大官,乡镇级别的官员凤毛麟角。爷爷算得上是村里的“大人物”。从1992年到2002年,爷爷担任了整整10年的县广播电视局局长兼台长。政斐然绩,有口皆碑。他亲自撰写的新闻报道,曾多次获省级奖励。爷爷做局长的时候,正是改革开放的大好年代,听爸爸说,本县同爷爷级别的官员,包括气象局、统计局这种“清水衙门”的领导,都在河东开发区买地建房。爷爷却是全县有名的清官。连当时的一个县委办副主任也打趣说,黄某某(爷爷名字)是唯一一个没有建私人住宅的局长。

爷爷是自学成才的农家子弟,初中毕业。上世纪70年代初,爷爷把几篇稿子寄给县广播站,稿子被站领导看到,非常赏识,这位副站长亲自到我家做奶奶的思想工作,把爷爷特招到县广播站。当时爷爷已经是五个孩子的爸爸,爷爷出来工作后,家庭重担落在了奶奶身上。他们辛辛苦苦地把五个孩子拉扯大,个个成家立业,成为“吃皇粮”的公务员或事业单位职工。我的伯父曾是广西最年轻的教授之一。

爷爷一生生活俭朴。在特殊困难时期,以不到三十元的工资养育五口之家。爷爷一直告诫孩子要勤俭节约,扒落桌上的饭粒,都会被爷爷拨到自己碗里吃掉。后来日子越过越好,爷爷还是非常俭朴,从不讲排场,更不会铺张浪费,追求什么山珍美味、名牌服饰。有的衣服穿了二十年还在穿,棉被破旧了也不舍得换。爷爷说,旧棉被暧和,搁自家床上,外人又不会看到,破旧一点怕什么。

爷爷一生清廉,常常告诫子孙:勿贪意外之财,勿做过分之事。

爷爷今年76岁了,从未生过病,从没打过一次针。这也许与知足常乐的良好心态有关。真正做到了言传身教。

 “匿怨而用暗箭,祸延子孙。家门和顺,虽饔飧不继,亦有余欢。”

这是爷爷用实际行动诠释的一段话。朱子治家格言,已渗透到爷爷的血液。爷爷奶奶现在还住在一套48平方米的旧房子里,没有一件昂贵家俱,没有一件金银首饰,但爷爷奶奶依然过得很开心,天天像过节,幸福之情溢于言表。爷爷曾到省城的伯父、叔叔家小住过一段时间,觉得离开家乡,不见故乡人,不知故乡事,心里不踏实,所在爷爷对儿女们说:“我们的生活现在还能自理,等我们干不动了,再让你们照顾吧。”

爷爷没有太多的财产,却给我们树立了良好的家风,像一面明镜,照出了为人处世的仁义礼智信和温良恭俭让。

在世俗眼光看来,爷爷是一个“不识做”的局长;在儿孙辈看来,爷爷就是一座活着的精神丰碑,以沉默的光芒,砥励我们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