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州纪检监察网
 中共梧州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梧州市监察委员会 主办                  [收藏本站] 

一个有精神的村庄

日期:2018-01-15 来源:梧纪宣 作者:郑彬昌

这是一处恬静而灵秀的风景。青翠的松竹,碧绿的流水,潜藏着清幽的流韵,按捺不住地流淌。白的墙,灰的瓦,橙的浮雕,紫的牌匾,淡泊着和风中的秀色。

这是引人猜测不已的谜题。爷孙两进士,同门4举人;偏远山村,却留下了无数惊艳动人的传奇佳话。

这是一种穿越千年的影响。清的高洁,慎的渺远,勤的甜美,自打那户卓家飘然而出,便从来没有离开过这个民风淳朴的村庄,至今还在藤县和平镇那恬淡的村弄里悠然传承……

这就是荔枝村,一个坚守精神家园千年,名满藤县,却偏安一隅,甘于寂寞的古老村庄。

一条溪河,一块稻田,一张鱼塘,一畦菜地,一幢房舍,有鸡犬相闻,有猪牛欢歌,有稚童嬉戏,太阳下温润,和风里清朗,阴雨中迷离,荔枝村具有岭南水乡最典型的特征,诗意画韵,悠然淡雅,而这些,并不是人们觉得惊奇艳羡之处。

我的惊诧,是在走进村子里的时候。

阳春三月,雨后转阴,流水潺潺,蛙叫鸟鸣,田野泛出新绿,空气能拧出水来。我们来到了荔枝村,现代与古朴立即扑进眼帘。精致的小车,光鲜的男女,高耸的楼宇,一切表明这里紧密地与现代接轨;村中间杂的老房子,沧桑的石板,灰暗的门窗,斑驳的墙壁,碧幽的瓦片,两百多年时光的积淀留下了鲜明的印记。

石阶、门楼、天井、客厅、堂屋、厢房,四开四合,结构井然,布局匀称,典雅质朴,这是南方典型的四合院。跨门坎,过回廊,登堂入室,门楣上,墙壁中,阁楼里,“大夫第”、“资政第”、“贡元”、“进士”、“文魁”、“亚元”、“御赐花翎”、“赏戴花翎”等各色牌匾次第入眼,虽历经剥蚀,但风骨犹存,每一块牌匾都蕴含着厚重的辉煌和传奇故事。

历史镜头摇回明朝后期,为避战乱,卓家先祖来到荔枝村,见这里山环水抱,树林阴翳,草肥水美,景色如画,便落下脚来。而卓氏传奇得从清乾隆年间,卓凤仪这一代说起。

在卓凤仪之前,卓氏祖辈都以务农为生,少有饱学的文化人士。而卓凤仪偏偏喜爱读书写字,且聪慧机敏,十八岁时,出远门到欧村拜高中举人的陈僩为师,专心学习。几年后,他考取了县学并获得了秀才资格。回家乡后,卓凤仪立志教学,在村中开办学舍,招收弟子,课书育才,并取名蒙舍,后又扩大规模,开设大馆书房,教授更大的孩子,学习内容的难度也随着提高,吸引了本村及周边村众多弟子前来求学,从此,荔枝村成为方圆10公里内唯一的育才基地。在他的教育下,别的孩童自不必说,就是他的族人中,他的儿子、孙子、曾孙频频中举、中进士,连续三代均有人入朝为官,其中进士2人,举人4人,秀才20多人,这样的辉煌令人惊讶,轰动乡里,传为佳话。学风长存,及至现当代,这个如今500多人的村庄更是人才济济,出教授、各级领导一大批。

是什么令一个家族兴旺不衰,人才辈出,学而优且仕?

庆幸的是,这个生生不息的家族,不仅记录有其家族教育史,还设立了树人堂。这使人们得以拂去历史的尘埃,翻阅这些沉甸甸的卓氏家族典籍,去追忆那泛黄的岁月,去聆听卓氏祖先那浑厚而坚定的声音,去捕捉这个家族生生不息的秘密。

“清、慎、勤”,卓氏的族训不禁让人肃然起敬!

“为官长当清,当慎,当勤。修此三者,何患不治乎?”晋武帝司马炎的话,富于哲理与警示,清康熙帝曾手书“清慎勤”三字刻石赐内外大臣,激励官吏约束自己,后来成为许多人的人生箴言。卓氏持此为族训而自强不息!

于是,有了声名远播的“清”。卓凤仪之三子卓僩,历任知县、知州、大夫,官至二品,但一生严于职守,克己奉公无一失足之事。多次有人欲送重金,请其说官买职,均遭他坚辞不受。卓凤仪之孙卓熙泰,历任山西、陕西、河南三省盐务事,按例每年可开销公款白银三万两,历任官员均照例开销,有的还亏空。卓熙泰遵循族训,不占禄外之财,不支例外钱物,任期内为朝廷节省大量开支。卓凤仪之曾孙卓诚,在多地任知县、知州,不管在何地任职,均严除地方械斗,剪除匪患,栽培贤士,发粥赈饥,平反冤案,不贪毫厘,每每离任,当地民众洒泪饯别,刻匾相送,上书“卓青天”、“卓父母”、“盗息民安”等等。卓氏家族,自立足荔枝村千载,为官者无数,均无一人贪赃枉法、作奸犯科,这是对族训的何等坚守!

于是,有了卓尔不凡的“慎”。1949年11月,中国人民解放军追击从桂林溃逃而来的国民党第三集团军到荔枝村,村民烧毁船只阻止国民党军队渡江,让解放军得以几乎全歼敌人,随后,村民夹道欢迎解放军,重修船只,引领解放军顺利渡江,卓楠祥把五星红旗插上荔枝学校的钟楼,藤县境内的第一面五星红旗在这个村子上空升起。国与家、忠与义、孝与廉、荣与耻,在卓氏族人的心里始终分辨得一清二楚!

于是,有了绵延不歇的“勤”。卓氏族人,日起辰(7时)暮歇亥(21时),谨守族规,不可荒废。读书竭力奋进,心无杂念,学成名就不休;做事施以全力,不屈不饶,功成事达方可。不置豪华之物,以长奢华之风;不养飞鹰犬马,防溺安乐游玩。卓氏的祖先们深知“成由勤俭败由奢”的道理,并一直铭记。

徜徉在这个古朴的村庄,凝视着卓氏家族的老屋,我的思绪无法平静。这几间老宅子,除墙脚、天井和大门是青砖构造外,其余部分全是泥砖、瓦木构建。家,始终是中华民族心理积淀中最难释怀的情结,也是人类自身发展流变的一方坐标,在“光宗耀祖”思想几千年的浸淫下,即使清廉者,亦大多注重自家屋宅的构建,就算不雕梁画栋,庭院深深,也大多青砖灰墙,鲜有泥墙之陋室。卓氏数代为官,却始终能够坚持操守,保持如此的简朴,实乃大情怀、大智慧也!

卓宅200多年的岁月沧桑,在悄然隐退,藏入历史苍茫的暮霭。但是,每一根柱子,每一块牌匾,每一粒墙泥,似乎都渗透着一段历史传奇,传承着一种凛然的精神风骨。

唯精神不败,方可长盛不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