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州纪检监察网
 中共梧州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梧州市监察委员会 主办                  [收藏本站] 

【以案说纪说法】一个“又想当官又想发财”的典型

——苍梧县农业局原副局长刘振业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

日期:2018-04-15 来源:梧州市纪委宣传部 作者:

广西壮族自治区梧州市苍梧县农业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主任科员刘振业利用职务之便,虚构项目骗取财政补助资金案,是该市开展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专项治理工作以来查处的典型案件之一。

经查,2013年至2014年,刘振业虚构60亩黄栀子苗圃示范基地建设项目,以自己实际控制的一个中草药专业合作社的名义,骗取自治区财政补助资金30万元。2016年1月,刘振业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2016年9月,刘振业被开除党籍。2017年3月,刘振业被开除公职。此前的2016年10月,刘振业因犯贪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

在同事眼中,刘振业一贯“成熟稳重”。那么,他又是如何在“又想当官又想发财”这条歪路上摔得“头破血流”的呢?

人生错位:既“从政”又“经商”

“与有钱人接触多了,自己就出现攀比的心理。”刘振业作为县农业局分管项目的领导,经常接触到一些比较有钱的老板、商人,见多了有钱人,他逐渐迷失了自我,开始为自己的“钱途”着想,后来发展到利用职务影响违规经商办企业。

2011年4月,刘振业找来了妻子李某、母亲宋某某、朋友全某某等亲友8人的身份证等证件,然后通过中介公司,成立了以其妻子李某为法人代表的一个中草药专业合作社,并由其实际控制,这为他后来骗钱财政补助资金“打下基础”。同年11月,刘振业又找来了其姐姐刘某某的身份证,并成立了一个经营部,同样是由其实际控制。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当干部就不要想发财,想发财就不要当干部。这个道理,刘振业没能想明白。作为党员领导干部,党的纪律已经讲的明明白白,不能违规经商办企业,然而,刘振业却在“政”与“商”之间迷失自我,这也为他日后严重违纪违法埋下了“祸根”。

见利忘纪:钻政策空子谋私

2013年5月,在得知国家有支持农民专业合作组织发展方面的政策后,刘振业作为分管这项工作的县农业局副局长,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如何将政策落实到农民群众身上,为全县的农业经济谋发展,反而想到自家办有公司,一门心思想着“如何申请项目把钱搞到自己手中”。“反正钱是国家的,给别人还不如给自己”,在金钱与利益面前,他完全丧失了一名党员领导干部应有的党性觉悟。

于是,刘振业便以其妻子李某为法人代表的中草药专业合作社的名义,向苍梧县农业局申请30万元财政补助资金。“许以他人利益,合谋虚构项目。” 刘振业实际控制的那家合作社是没有实际经营项目的,为“瞒天过海”应付项目验收,刘振业找到了该县另一家中草药专业合作社法人代表全某奇,与全某奇合谋借用该合作社的黄栀子苗圃基地应付验收,并承诺事成后给予全某奇4到5万元作为报酬。于是,两人签订协议虚构了两个合作社合作建设黄栀子苗圃基地的事实。

碰触底线:为贪腐付出沉重代价

 “我作为分管(农民专业合作社)这项工作的领导,验收的事就好办了。”这是刘振业被立案审查后的交代。监督项目实施,这本来是组织信任,是一份责任。然而,刘振业却将之作为谋取私利的“良机”。2014年1月,刘振业安排了苍梧县农业局温某、财政局李某等8人,并由其担任组长,到全某奇的合作社的黄栀子苗圃基地进行实地验收,很顺利地完成了验收。

刘振业的妻子李某是一名教师,其担任法人代表的那家中草药专业合作社无法通过县农业局的项目审批。对于长期工作生活在农村基层的刘振业来说,30万元不是一个小数目,眼看着摆在眼前的这块“大肥肉”,刘振业“说什么也舍不得放弃”。于是,2014年4月,他就想了一个“偷天换日”的办法,变更合作社法人代表,并再次向县农业局提交申请,最终获得审批通过,并侵吞骗取了财政补助资金30万元。

刘振业自恃熟悉业务、了解项目申请流程,伪造证据虚构事实,自导自演了一出看似合情合理的戏,骗取了国家扶持农民专业合作组织发展生产的专项资金30万元。他自以为一切都是“按程序走、符合规定,不会被人发现”,然而,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刘振业不知止、不收敛,其严重违纪违法问题最后还是东窗事发,正应了那句老生常谈:侥幸心理要不得。

该市纪委在刘振业严重违纪违法案通报中,要求全市广大党员干部要以刘振业为镜鉴,常补理想信念之钙,加强党性修养,不断筑牢廉洁自律的防线,自觉抵制拜金主义等各种不良思想侵蚀,始终保持清醒的头脑,慎用手中的权力,为民务实清廉,永葆共产党人的本色底色。(梧州市纪委宣传部)


 

 

 

编辑:莫敏丽